天地之间 第四十八章 争风吃醋

    时间:2018-09-22 人,不管他再聪明,还是应该不断地学习。等到平生头一次坐在大学的课堂上,听着学识渊博、头髮花白的老教授讲课,这种体会才更深了一层。其实让这些老教授真的下海未必能干出什么,但从社会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像我一样的草莽英雄,在大学的课堂里再接受系统的经济管理知识的学习,结合自己多年的社会经验,融汇贯通以后,真的觉得有受益匪浅的感觉。   尤其有两个漂亮的女同学一起学习,她们学习又很用功,大家一起上课下课讨论做作业,我凡是有点不明白的地方就指使着她们两个去问,只要这两个美女发着嗲一走过去,老师明显是另眼相看,再忙也马上抽空解答她们的提问,而且还时不时问她们是否听懂了。到了晚上,我还搂着女同学在床上一边运动一边讨论学习问题,这学习可真够勤奋的。   上课每到有些索然无味的时候,我最好的消遣就是赏骚蹄摸大腿。第一节课的时候,玉凤还很不习惯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动手动脚的,她扭扭捏捏的涨红了小脸,台上的老师似乎觉得有些异常,点我起来回答问题。老子正有些不爽,哪里知道他问什么,饶是雯丽在后面递点子帮忙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出来。   「白秋同学,你可以坐下了。但请注意,上课要专心,不要做小动作!」听到老师这话,老子心里就是来气。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一把拉着这不太听话的小婊子玉凤进了雯丽那贴着太阳膜停得比较偏僻的普桑里,拉开裤子把鸡巴一把耸进她的樱桃小嘴里让她吹箫,明说吹爆才可以上课。玉凤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只好认命地趴着卖力吹含,老子在学校里能随心所欲地姦污漂亮的女同学,看着她那涨得通红的小俏脸,一下找到了感觉。在上课铃声响起的一剎那,终于射在她的小嘴里,玉凤那半含着一嘴白白的精液含羞受辱的小模样简直太惹人疼爱了。   从那以后,玉凤再不敢对我乱说半个「不」字。摸来摸去摸久了,玉凤这小嫩妞也逐渐有些习惯了,慢慢以我的小情人自居,而和这小浪货的打情骂俏也渐入佳境。「玉凤,穿上这双浅黑色的天鹅绒连裤袜,这手感真他妈的又柔又腻,还有这双深红色的绒面高跟靴子,这尖尖的头儿,还有这细高跟儿老子一看就觉得撩得心慌。」「爷,你这只色狼怎么这么喜欢上课时摸人家的大腿,都被你摸了无数遍了。」「我他妈喜欢摸你的嫩腿,还喜欢干你这小浪货,还有记住……」   「别说了,」这时候,在一边的雯丽忍不住插了进来,「人家玉凤早就记住了,好好配合你,摸到大腿根时就岔开让你摸个遍,摸个爽。爷,您这样作践人家,就是大家闺秀也会被您给摸成淫娃蕩妇的。」管她说什么,反正一上课,我的手就放肆地放在她修长白嫩的丝袜嫩腿粉胯上摸弄起来,摸得她经常淫水长流,粉脸潮红,媚眼乱抛,玉手在我的腿间乱摸,在我的耳边低声说,「爷,别摸了,人家受不了啦……。」   看见玉凤和我打得火热,雯丽多少有些落寞。全班男生都公认她们两个最漂亮,谁都想来招惹她们两个,但因为有我一直没敢出手。看了一段时间,大家看着我们虽然一起行动,但每次都和玉凤坐在一起,两人眉来眼去动手动脚的样子,很明显都看出玉凤和我的关係不一般,而雯丽的关係却显得有些疏远,有人开始跃跃欲试了。   一月底的週六,又轮到学习班上课的日子了。雯丽和我、玉凤三人按照惯例坐着那辆有些陈旧的普桑往江陵大学开去,当然GL八的公务舱感觉比普桑好太多,但为了不招人耳目,我还是喜欢低调一些。赵志也劝我很多次了,该换换车享受一下,毕竟现在日进斗金,早换车早享受,我看着他那宝马五廿八只是淡淡回答一句,「知道了,」心想,「车嘛,也就四个骨辘两排板凳,分什么贵贱嘛。」   车到教学楼前面找了个位子停好,我们先下车,雯丽一个一个在里面把门按好接着下来了。才走两步,一辆崭新的沙漠雾广本雅阁从我们身旁掠过,然后俏皮地瞪着雪亮的倒车灯,一个很漂亮的弧线停在我们面前一个不太宽的车位里。车门一开,一个足有一米八~的器宇轩昂的男子走了下来,只见他三十刚出头的年纪,推了一个小平头,显得很是精神。   他很热络地从我们身边走过,直接奔雯丽的方向而去。「你好,」他热情地打着招呼伸出了手,「你……好?」雯丽犹豫了一下,还是出于礼貌伸出小手和他握了一下。我拉了玉凤一下,放慢了脚步,耳朵早竖了起来,听着身后的动静。   「你就是江雯丽小姐吧?我们是同学呢,我是江陵市工行滨江路支行的杨威,白杨的杨,威风的威。」雯丽一听,看见我们隔得稍微有点远,有些放了心,微笑一下说,「你的车挺漂亮的,是新买的吗?」   「行里新配的,」杨威有些得意地说,「你开什么车呢?」「桑塔那,」「你这么漂亮的小姐应该开个好车啊!」「我们哪里有你们银行有钱嘛,就这桑塔那都开了好几年了,也没钱换。」   我听着雯丽说这话也有好几次了,每次听了就听了,也没有什么别的感觉,只是今天听到她在一个别的男人面前老调重弹,尤其这个男人比我高、比我帅、显得比我有钱、明显对雯丽有好感,这么多东西集中在一起,一下子让我觉得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味道浮了起来。   「雯丽小姐,说实话我觉得我们有点面熟,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正準备继续听下去,玉凤拉了我一下,「我的爷,你快点走嘛,眼看就要迟到了。」   没奈何我只好跟着她加快了步伐走向教室,妈的,女人多了就这个有些麻烦,常常顾此失彼。等到我们到教室坐好,準备了一下教材和笔记,听到后面动静不对回头一看,差点没把我气得闭过气去。只见雯丽旁边赫然坐着那个叫杨威的小子,正风生水起地和雯丽搭着茬,雯丽也不知道是出于礼貌还是对这小子的明白示爱感动了,脸上若有若无地微笑着时不时接两句装高雅,显得特迷人,这婊子这时候看起来真他妈的很有味道。   整整一节课我就没听进去台上在讲什么,脑袋里面「嗡嗡」地,连玉凤的大腿都没兴趣摸了,往后面雯丽脚上捞了几把,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故意的,刚捞到手她两腿一缩又放了空,让我乾着急没有办法。   后面的对话有一句没一句地传过来,杨威这小子也不是吃素的,等到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乾脆赤膊上阵直接要拉雯丽去吃饭了,「雯丽小姐,今天你肯赏光一起共进午餐好吗,我还为你準备了特别的礼物,想看吗?」我听着这小子腻声腻气这几句,他妈的男人泡马子的经典招数就要上齐了。   「不,我和他们说好一起来一起走的,还是下次吧。」雯丽低声说着,也许是怕我听见,但这么关键的地方我的耳朵可比兔子竖得还高啊!「雯丽小姐,别这样客气,我求求你了。这样的,你把你的同事叫上一起去,是去江陵大酒店、通天阁还是马克西姆,你说了算。今天这个客我请定了。」   「不这样好吗?」雯丽犹豫了一下,抬起头来有些大声地问了我们一句,「白秋,你们去吗?」我有些故做冷淡含酸拈醋地来了一句,「去啊,有人请吃饭干嘛不去?」「玉凤你呢?」「我不想去,你要去就去嘛!」玉凤这么一说简直就是将雯丽一军。「雯丽小姐,我看你就别和你的同事商量了,你一定要去的!我可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啊!」听到这一句话老子是气从心中来,恶向胆边生。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我藉着上厕所的时机出去转悠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哼着小调,心情也好了许多。   不过杨威这小子可不含糊,趁我没在的时候,连雯丽带玉凤一锅端彼此交换了名片,我看着也眼热来了一句,「给我也来一张啊,可不能歧视男士嘛!」听我这么一说,杨威有些委屈地端出笑脸给了我一张,「你就是白秋吧,今后请多多关照。」「哪里用我来关照啊,你和雯丽彼此多多关照就行了!」姓杨的一听,觉得有些下不来台,但他的城府和修养还可以,仍然是满脸堆笑,「白秋大哥的名片呢?能不能让兄弟也学习学习?」「对不起,我没印,哦,哪天看能不能找你们银行贷点款子印名片。」雯丽一看我实在有些不成样子,出来打了下圆场,「杨威,白秋他是和你开玩笑,他是我们公司下属飞龙厂的厂长助理,这次公司安排集中学习就让他一起过来了。」   听到雯丽这段话简直没把我的肺给气炸了,我可是一生打雁却被雁啄了眼啊。早两天我编排了这么一段话只是想低调出台,不招惹更多的是非,谁曾想雯丽在这里将就我的药给我下了套子。就这么一段话,这姓杨的哪里还会退缩,恐怕连玉凤都要一锅端了。   「好,好,好,我是厂里的,你们是公司的,别分这么清好不好,就像城里和乡下一样!」我很气愤地说了这一句,玉凤看不下去了,「别说了,有人请客,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快上课了,你们看老师都来了。」我们抬头一看,老师已经走上了讲台……。   终于下课了,时间已经是快中午,我慢条斯理地收拾着书包,玉凤看我不紧不慢的样子,只好在一旁等我。雯丽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和我有些格格不入的,她收拾完东西站起来,没有理会杨威和我们,逕直往门外走去。   杨威连忙站了起来跟了出去,我也叫上玉凤跟了过去。由于好几个班都在一起集中上课,下课的时候也是人声鼎沸的很是热闹。我们出来的时候,被另一个教室的同学们挡了一下,玉凤有些着急地催促我说,「我的大爷,咱们快点好不好,雯丽姐都看不见了。」「着什么急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她去吧。」玉凤看我一脸泰然的样子,有些不解,「车钥匙还在雯丽姐手里呢!」「大不了打的回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当我们走到停车场的时候,玉凤发现雯丽站在那辆沙漠雾的本田雅阁旁边,杨威在她身边慇勤地劝说着什么,但她回头好像在看我们过来没有。穿着黄色繫腰短上衣、咖啡色软缎紧身长裤和豹纹高跟中统靴子的雯丽在冬日的寒风中显得亭亭玉立、冷艳中透出一种落寞的别样风情。   「怎么还不走啊?」我带点挑衅地迎着走过去问了一句,「你们去吗?」雯丽有些不敢对视我咄咄逼人的目光低下头悄声地问着,「我不去,你呢?」我回头问玉凤,给了她一个颇有魅力的微笑,玉凤一看我这样,连忙说,「我也不去。」   雯丽没有理会身边姓杨的喋喋不休的劝说,抬起头来看着我,想从我脸上找点什么的样子。「好好去吧,不过要注意安全,」我有意无意地强调了「安全」两个字,看着我冷笑中透出的暗自窃喜的表情,雯丽有些明白过什么来但还是很迷茫的样子。   「咦,你们这车轮胎怎么焉了呢?」玉凤突然发现了异常。我装模作样地走到了车的另一边,有些幸灾乐祸地说,「杨威啊杨威,你看这边轮胎好像也没气了呢!」杨威围着车转了一圈,这时候涵养装得再好也憋不住了,他一下瞪着眼睛象只斗鸡一样冲着我过来了,「白秋,是你小子干的吧?」「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好心好意帮你发现问题,你凭什么诬陷说是我干的?」我理直气壮地盯着他,气势上一点没让他。   看见我这样子,杨威收了架势说,「好,好,好,白秋,看在你是雯丽下面工厂同事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他说话的时候,将「下面工厂」四个字咬得特狠,表示出对我的蔑视。说完他拉雯丽的手说,「雯丽,我们不和这种无赖计较,今天打的去,不开车了。」我针锋相对地冷笑着说,「做人,还是应该厚道,多行善事才对。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听到我冷言冷语这一句,杨威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扑了上来,揪住了我的衣领,恶狠狠地看着我,「白秋你这小杂种,你逼人太甚,今天又扎我的轮胎又搅我的场子,老子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一顿就不姓杨。」   雯丽站在一旁看着我们像两条疯狗一样争风吃醋丝毫不动声色,玉凤有些着急想劝劝但近不了身。这时候我突然发力,对着杨威的肚子就是一个掌刀。说实话,跟着瑛侠学了这么几个月,对付常卫东、郑元浩这些黑带高手是不行,但对付这些脑满肠肥、行尸走肉一样的银行官僚,那自然是不在话下。   杨威一下摀住肚子满脸痛苦的表情,我哪里能放过他,一把托着他的下巴把他仰面按在雅阁的后备厢上面,这时候旁观的人慢慢围了过来,老子往口袋里掏家伙的手慢了下来,乾脆不用动刀了,抽出他毛衣中的高级领带顺手一勒,只见杨威顿时有些翻白眼了。   玉凤连忙上前拉住了我,我看目的已经达到也鬆了手让他起来。这时候,很不服气的杨威看见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觉得有了靠山,恶狠狠地说,「白秋,老子今天和你拼了。」说着就要扑过来,这千钧一髮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雯丽过来一把拉住了他,「杨威,我劝你一句你听不听,」雯丽这时候冷冰冰一句话却镇住了因为丢面子有些发狂的杨威,他回头看着雯丽,我真有些佩服这小子,在这种时刻居然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看来以后能成大器啊。   「你如果觉得你的肚子比雅阁的轮胎还结实,你就去打他吧。说实话,你不是他的对手。」雯丽这冷冷的一句,我听在耳中,不知怎么的,如同一座冰山压住了我心中万丈怒火,心中一热,眼睛却有些湿润了。   「雯丽,」我看着她,眼中带着一丝温柔和歉意,「白秋,」她看了看我,温和地一笑,如同冬日里拨开阴翳见阳光,一下子灿烂起来的感觉。「我们回家好吗?」我自己都奇怪怎么会一下子变得如此温柔,雯丽微笑着走了过来,挽起我的手贴紧了身子,「没人说不好!」   说完,她俏皮地对着站在一旁的杨威露出一个迷死人的微笑,「杨威,再见了,改天我们请你吃饭好吗?」看着我们走远,杨威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哪里,像个傻子一样。   他也许没有明白,一切都发生了,但一切都像没有发生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他身旁雅阁车瘪瘪的两个轮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