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 第20章 万里桐

    时间:2018-09-22 今天天气晴朗,恆春半岛上万里无云,热辣辣的阳光无情的刺在皮肤上,但是阿宾和钰慧他们还是很开心,整个早上,他们一群人都在海滩上度过,惬意极了。   阿宾不晓得钰慧居然游泳游得这么好,她说这是她们高中体育课的必要科目。而阿宾却是支旱鸭子,本来他们全都一同在浅水处游戏,后来钰慧和几个男同学大着胆子越游越深,不怎么识水性的人,就只好留在浅滩玩沙。   她们几个女孩子之中,当然是钰慧和淑华最漂亮,并且体态又惹火,平时在学校看不出端倪,现在钰慧穿着纯白色连身泳装,淑华是浅红色的,充分显出丰腴与性感,遂吸引了所有男生的目光,有事没事就飘到她们身上。   钰慧泡在海里,和包括文强在内的几个人玩着,嬉闹之间,他们总会顺便吃吃她的豆腐。淑华与Cindy不怎么会游,有两个男生自告奋勇要教她们,牵着她们在比较浅的地方学漂浮,当然一有机会也是在她们大腿、臀部等地揩来揩去,阿宾觉得孤单无聊,闷闷的踢着沙。   「嗨!」小珠在他身边坐下来:「你不下水?」「我不会游泳。」阿宾笑着说。「你女朋友真漂亮。」小珠说。她今天的泳衣是水蓝色,有荷叶般的裙摆。「嗯。」这点阿宾承认。「小心别被其他男生追走了,」小珠玩着她的裙摆,说:「她们班的男生可是个个都对她虎视眈眈哦。」「包括你的文强在内?」阿宾笑着问。「他敢!?」小珠轻咬着牙。   他们边说着边望向海里,钰慧等人已经不知去向。「来,」小珠说:「我教你游。」阿宾扭捏起来,男生让女生教好像有点丢脸,小珠拉了他往水里面拖。钰慧和文强摆脱了同学,一起游到深水人少的地方,这里离岸边少说也有150公尺,人影看起来都只剩一小点,她们踩着水,抱在一起接吻,还在彼此身上摸索。反正这里人少,全身都在水里也看不见,文强就去捏钰慧的奶子,钰慧搭着他的肩,闭上双眼,双腿分开踩水,刚好让他探手进去私处。   钰慧喘着气说:「别弄得太凶,我们还要游回去。」文强在钰慧阴阜上摩挲,钰慧在水里「嗯嗯」叫着,文强玩得兴起,还想再搞怪,却听到有人远远在叫他们的名字。是同学,他们赶快分开来。   「哇!你们跑得这么远,」那人游了半天才靠近过来:「走,快回去,大伙说要去什么珊瑚礁。呼……呼……我都没力气了,求求你们,拖我回去吧!」钰慧和文强只好一人托起他一条臂膀,游回岸边,当他们脚下踩到沙滩的时候,钰慧向文强使了个眼色,俩人将那人一起按进水中,算是为他打断她们的亲热报仇。那人被拖得正舒服,忽然呛进海水,慌得连翻带滚,等站稳身体,钰慧和文强已经哈哈大笑跑上岸了。   钰慧找到阿宾,和他搂在一起,这时大伙都在听一个男生讲话,他向大家说今天已经在海滩玩了一早上,建议待会儿在这边野餐之后,换去别的地方玩。「那里有一大片珊瑚礁呢,」那人说:「而且都没有人。」「在哪里啊?」有人问。「万里桐!」他们围在海滩上,吃着带来的餐点,太阳越来越残绘,阿宾三两口吃完,取过防油,体贴的为钰慧搽着,看得其他人都很羡慕。   反正马上又要玩水,他们也就不换衣服,收拾好吃剩的残馐,直接上车走了。车到万里桐,大家「哇!」的惊歎起来,蜿延的滨海道路旁,是连绵不断的一大片的巖礁,他们将车停好,就迫不及待的冲下车,奔进礁石丛之中。   这些珊瑚礁相当锐利,耸立如林,一望无№,全是及腰的高度,他们挤到一块照相留念,乐得像什么似的。拍了几张团体照之后,一群人才各自散开,阿宾挽着钰慧,走到岸边,钰慧跃跃欲试,想要下水去。   忽然有人过来抓住她的手,跟阿宾说:「对不起,钰慧借一下。」那人拉着钰慧向一堆男生跑去,原来又是要拍照。阿宾恐惧的看了看扑岸的海水,又转头看了看钰慧,她跟她的同学一边拍照一边笑闹,很开心的样子。   阿宾沿着礁石走,珊瑚巖高高低低落差很大,他小心跳跨着。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声跟上来,他回头一看,是小珠。她也一步一步的跳过来,阿宾伸手让她牵着,一同向前走去。那些男生轮流和钰慧照相,他们假借摆Pose在她身上乱摸,钰慧一直被借来借去的,结果最后还是落到文强手里,这时候大家都已经散开了,钰慧四处张望,看不到阿宾在哪里。文强带着她往另一头走,找到一个有比较高遮掩的地方坐下来,他马上用力抱着钰慧吻,继续刚才在海里的动作,并且这次还从她腿根处的泳装外,穿手进到里面,挖着钰慧的嫩唇。   阿宾和小珠也躲在一块礁巖后面,互相亲吻爱抚着,阿宾一时兴起,扯开她的泳衣,从屁股后面干进她的阴户,努力的插着。虽然他懂得警觉的随时望向四方,却根本没想到自己的情人正同样地搞着不能见人的勾当。   他们四人都自以为偷得神不知鬼不觉,偏偏老天有眼,一支高倍望远镜正忽左忽右的将他们完全观察入目。淑华和Cindy在礁石之间和男同学玩得很开心,可是却讨厌那些割人的石角,便想换掉泳装穿回外衣,偏偏全身都是盐份,黏黏的很讨厌,这里一片荒凉,不知道哪儿有淡水可以洗。   她们为难的商议着,淑华发现马路对面那边有一个小小的海防营舍。「我们去借他们的浴室。」淑华提议。她们回到车上,找出毛巾外衣,越过马路,向营区走去。这是一个独立连,孤伶伶的守在这冷清海岸,门口站两个卫兵,他们看见两个年轻女孩向这边走来,虽然觉得很有兴趣,但是勤务在身,其中一个便将她们喝住。「做什么?」那个人声音很大。   「对不起,阿兵哥,」淑华拉着Cindy走近过来,说:「我们……」大概是她走得太近了,那士兵紧张的端起步枪,淑华和Cindy都吓了一跳。他将枪管向前伸出要她们退后,淑华和Cindy不明白他的意思,结果他的枪口就在淑华丰满的乳房上轻轻戳了一下,淑华「唉呦」一声,抚着胸口发嗔,那人其实是个粗线条,当场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Cindy不满地指责他,另一人来打圆场,说他的同僚不是故意的,四人乱成一团。「吵什么吵?」门内传来一声严厉的斥责。   「连长好!」那两人立刻立正。走出来的是一个体格壮硕◇梧,上身只穿着军用背心的大汉。「你是长官?那最好了,」Cindy说:「我们要向你投诉,你的兵欺负我们。」「算了啦……」淑华说。   「请问是什么事?」那连长问。Cindy生气的说她们要来借浴室,这两个卫兵却欺负淑华。「陈明宪!」连长喊。「有!」那碰了淑华胸部的士兵回答。「向小姐道歉,带小姐们去后面使用浴室。」   陈明宪朗声应好,Cindy却还咄咄逼人:「道歉就算了吗?」淑华拉着Cindy说不要紧,Cindy却坚持连长应该惩罚那陈明宪,陈明宪害怕的看着连长。但那连长不愿意因为这样就处份自己的兵,他沉吟一下,对陈明宪下命令。   「你先带这位小姐去后面浴室,」他他指的是淑华,然后转头对Cindy说:「小姐是不是麻烦你先到我办公室坐一下,我们有事情好商量。」   他使是分头迎击的战略,淑华好讲话,就让她先去沖洗,Cindy小姐脾气大,等请她进去坐然后再慢慢设法摆平。于是陈明宪着淑华去了,Cindy瞪着眼随连长走进他的办公室,连长顺手将门关上。   连长让Cindy坐在籐编的长沙发椅上,自己则坐在她对面,搬出茶具,打开烧水壶泡茶给Cindy喝,跟她赔着好话。恰好Cindy爱喝茶,这一泡又合口味,再加上连长如此客气,Cindy难免也不好意思起来,连长见她喜欢这泡茶,就建议她先在办公室品茶,等淑华洗好她再去洗不妨,她高兴的答应了。   其实连长方才在楼顶望,看见阿宾、小珠、文强和钰慧的活春宫,差点瞧脱了眼珠,他正要看个详细,刚好Cindy和淑华走到营门吵闹,他猜想她们两人和正在偷欢的几个是一伙的,就放下望远镜,下楼来看是什么事。   现在Cindy坐在他对面,看样子已经不生气了,脸上还带着难为情的笑,她穿着黑白相间大横条花纹的泳装,虽然不像淑华那样性感,仍旧是曲线毕露窈窕动人,一个半裸美人在眼前,连长心头开始碰碰乱跳。   他看到Cindy膝盖合拢,脚尖张开,模样儿除了可爱,还刚好可以从腿缝间观察到她肥凸诱人的阴阜,正被泳装包裹得像一颗饱实的馒头,连长直瞧到裤档高高股起,血就要往外喷。Cindy察觉到他灼热的眼光,不满的说:「没见过女人吗?」「见是见过,比较少就是。」这连长老实说。   「那也用不着要吃人一般。」Cindy笑着。「这是因为小姐秀色可餐。」「你还敢勾引我,」Cindy说:「我警告在先,我不是很好吃的哦!」「我可不可以吃吃看再确定?」连长试探的问,同时坐到她身边。   「你……别乱来!」Cindy瞪着眼说。那连长牵起她的手用两手握着,说:「别担心,我都会照步骤来。」另外这边,陈明宪带着淑华来到营舍后面简陋的浴室,他说:「真抱歉,我们只有冷水。」「没关係,我沖一冲就可以了。」淑华说。那浴室里面隔成一格格的澡间,根本没有门,陈明宪退出浴室外,再笨他也不会笨到真要回去岗哨,当兵三年,母猪都赛貂蝉,更何况淑华是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他听见浴室内传来潺潺水声,就偷偷摸摸又溜进去,靠着隔板掩护,三行四进,慢慢移到可以看见淑华的地方。淑华已经全身赤裸,让龙头流出来的水从头到脚淋着,她缓缓转动娇躯,正好让陈明宪将她的身体看个过瘾。   淑华仰头闭眼,享受着清凉的流水,她双乳坚挺,乳尖粉艳动人,双臂如藕,腰细如蛇,顺着撩人的线条而下,是陡翘的屁股,中间有一条迷人的裂线,雪白的腿浑圆修长,每当她转身过来时,就看到那男人禁地神秘草丛。   陈明宪一边偷看,一边揉着发硬的阴茎,后来乾脆掏出裤外,打起手枪来了。他专注地看着淑华迷人的身体,手掌则勇猛的在鸡巴上捋动,他嫌距离太远,就摸近了一些,他越套越舒服,也越移越近,最后来到隔间口。   淑华的一身白肉就在眼前,陈明宪把根鸡巴都快搓破皮了,淑华正好转身向外面,突然才发现这兵正对着自己在自慰,吓了她一大跳。陈明宪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淑华的双腿,觫觫的不住发抖。   淑华猜想他应该是已经偷窥了许久,好像是对自己的美色很着迷,看他跪在地上,全身衣服都被淋湿了,一副可怜样,不禁俯腰蹲下,轻抚着他的脸庞。在办公室里,连长正在强吻Cindy,她软弱的抵抗着,双掌推在连长壮阔的胸膛,连长威武的男子气概令她窒息,她最后屈服的张开小嘴,回吻起他来了。   连长将她搂进怀里,一手在她的颊上摸着,同时撩弄她的秀髮,果然是依照标準的分解动作来,并不猴急。Cindy被他的温柔所迷惑,推在他胸前的小手变成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探索,他将Cindy再搂得更紧,吻了她的耳朵。   Cindy软绵绵的倒在连长身上,连长的手又在她的纤腰上抚动,良久良久才往上推进,慢慢的攻佔山头,这山虽然不高,连长却爬了很长一段时间,连Cindy都为他着急起来,终于他登上顶端,而且掌控了局势,忽强忽弱的为Cindy揉捏推拿。Cindy被他这样子摸,乳尖自然而然的突立出来,在泳装上跑出小小可爱的两点,连长用掌心在那两点上抹来抹去,Cindy将头靠上连长的胸膛,小声的「嗯」着。   连长不让Cindy的嘴儿太闲,抬起她的下巴,再吻上去,手上已经偷偷地在卸她的泳装肩带,Cindy贪图美感,任他摆布,只是满脸飘红,急急的喘着。连长将肩带扯脱,分分寸寸的下拉,最后一阵弹动,跑出来Cindy一双可爱的乳房,Cindy赶快曲肘遮掩,连长使开擒拿术,将她双臂丢到他颈上搂着,免得碍手碍脚,然后双掌袭,将两颗小肉球握在手心。Cindy重点被击破,身子更软了,也「嗯」得更理直气壮。   浴室之中,龙头的水仍旧在流,淑华和陈明宪一蹲一跪也都还在地上,她捧着他的脸吻着,还伸手帮他套套鸡巴,乖乖,这肉棍儿硬成这样,她疼惜的揉着龟头,要陈明宪站起来,他听话的和她相扶着站起,傻傻的愣在那里。   淑华已经知道这阿兵哥是支呆头鹅,笑着说:「把衣服脱掉啊,哪有小姐光着身子,男生穿着衣服的道理?」陈明宪才恍然大悟,飞快的脱去衣服,部队在这方面的训练还算很有效。淑华让他站着,自己蹲下来,轻撩着那根鸡巴,她抬头望去,陈明宪紧张的看着她,她给他一个媚笑,慢慢张开嘴巴,将龟头逐渐含进嘴里,淑华正想用舌尖来逗它时,陈明宪屁股猛抽,一大股浓精已经喷进淑华嘴里。淑华「哇」的吐掉,笑骂说:「人家还没开始啦……这么没用……」忽然背后有人哈哈笑着说:「他是恆春有名的第一快枪手,没办法。」   淑华连忙熟虾一样的蹲身抱膝,回头一看,是刚才门口的另一名卫兵,他这时也脱得精光,一根翘上半天的鸡巴在下体摇晃着。原来他看陈明宪久去不回,料想必然是在偷看小姐洗澡所以流连忘返,好东西竟然不跟好朋友分享,他恨得牙痒痒的,把心一横,私自丢了门哨也溜到浴室来了。一进来没想到陈明宪居然跟小姐光溜溜的在亲热,连忙也脱去了衣服,想要分一杯羹。   淑华一看,好家伙!这人比陈明宪还长还粗,她就伸收一抓,咦,还更硬!就轻轻套起来,说:「那么……你呢?」那人说:「试试看嘛!」这边在办公室里,连长已经脱去了军鞋、外裤和背心,只留下内裤还穿着,他一身结实的肌肉长满了绒绒的体毛,Cindy的泳装早被抛在籐椅上,一丝不挂的被连长抱坐在腿上,连长正在吃她的乳头,她用下颚磨着连长耳下刚刚长出的短鬍子,连长探手进到她的腿间,她难为情的用力合紧,但是没多久就又分开,而且分得很开,好让连长可以把她弄得更舒服一些。   连长摸着她水汪汪的阴户,故意在阴核上用力,害Cindy不停颤声求饶,连长又将中指穿进她的穴中,进行碍扫蕩,可怜Cindy是欲哭无泪,美得「啊啊」乱叫,浪声短促无力,连长的手指沾满淫液,Cindy大腿在隐隐发抖,膣肉猛缩,将连长的手指紧紧地含住。「哦……哦……不要再弄……了……我会……受不了……啊……不要了嘛……啊……快停……啊……我受不了了……快停……快……啊……快……啊……啊……糟了……糟了啦……啊……啊……」Cindy叫声凝结,全身直,浪水已经喷满连长的手掌还滴到地上,她高潮了。连长人粗心细,先将她扶睡在籐椅上,她半闭着眼睛看他,失?落魄,自言自语的说:「好舒服。」   连长站起来脱去内裤,挺出直直的炮管,不但乌黑圆粗,还长度过人,Cindy吃了一惊,摇摇头说:「我完了……你们是最大的人就当连长是吗?」连长得意的大笑,他的确是个超人,小弟弟和他的身材一样雄壮威武,还不断的向Cindy点头致意,Cindy娇媚的对连长招招手说:「你过来。」连长站过去,Cindy努力坐起来,将鸡巴拿在手里把玩,抬头对连长细声说:「你这么大……K等一下要疼我喔……别弄痛我……」连长弯下腰去吻她小嘴。   回头又来看浴室里面,水龙头已经关掉了,淑华翘着屁股,双腿张开站着,那后来的卫兵已经从背后将阳具插在她的骚穴中,抽得十分高兴,她扶着隔板低下身,替无辜的陈明宪舔舐他射过精的鸡巴。陈明宪只是没有经验,他不久就又精神百倍起来,又直又硬,淑华称讚他:「对嘛,这才乖!」   那后来的卫兵兴味盎然的挺动屁股,把淑华搞得雪雪呼爽,就用力去夹他的鸡巴,他受到鼓励,干得更狂野。「噢……噢……真好……」淑华叫着:「你很会插啊……我好喜欢……啊……哦……哦……再用力……阿兵哥……用力……啊……唔……唔……」后来她叫声中断,是因为陈明宪将龟头塞进她的小嘴,让她说不出话来。那后来的卫兵虽然耻笑陈明宪,自己也好不到哪里,眼看淑华又浪又美,小穴儿又将龟头夹得痛快,丹田一阵热意,他知道糟糕,要停下来却已经太晚了,赶快使劲捧紧淑华的屁股,能插多深便插多深,随即马眼一张,嘴巴发出满意的「噢」声,阳精滚滚而出。淑华从他疾速的动作就知道他也被解决,等他射完,马上转身将屁股朝向陈明宪,骚淫淫地说:「快,快进来!」   陈明宪看着她那浪穴,正慢慢流出男人的精液,他将阳具对準那还没来得及闭上的肉缝,很容易就一铤而入。他这辈子第一次女人,万分紧张,三?七魄怕不跑掉了一半,鸡巴在淑华里面抖很得严重,连抽插都忘记了。   「你倒是动一动啊!」淑华催他,他才忽然清醒,死命的像唧筒般狠插不停。「啊呀……你轻一点……喔……喔……嗯……对……像这样……啊……你很棒啊……插得我……啊……好舒服呢……哦……哦……」淑华鼓励他。他经淑华称讚,更落力的插进抽出,淑华的水不停的喷在他阴毛上,他更加兴奋,狠狠的深入到底,淑华每当他碰到花心的时候,就收缩穴儿口去箍他的根处,让他感受多一点紧缩的美感。「啊……真好……好爽啊……小穴穴好美……呦……嗯……唔……唔?」她又被堵住嘴了。另外那个兵看着她们在插,鸡巴不听话的再次硬起来,他跑到淑华前面,将肉棍塞进她口中,淑华呜咽的吞食着,她想,我又不是三合一敌人,为什么要受到国军弟兄的围剿,不过这围剿也蛮舒服的就是。   陈明宪虽然这回表现比较良好,但总是处男第一次,淑华将他夹得很爽,他稍微不小心,就又射出来了,鸡巴边吐出白浆,身子也边打起寒颤。另外那个兵拳脚敏捷,他将陈明宪用力推开,把淑华抱站起来压到隔板上,架起她的腿,从正面再度插进她满是精液的洞里。C连长办公室的籐椅上,Cindy张开双腿坐在那里,连长撑在她前面,巨型的阴茎在她小小的穴中徐徐进出,他是那么强大,所以不敢对Cindy太过粗暴,怕摧残了她。虽然是这样缓慢的移动,Cindy还是很辛苦,但是当连长插到花心眼儿上的时候,那舒美的感觉却也是难以形容的。   她乖乖的让连长自己去动,不敢骚浪地招惹他,免得他性起难耐,狂抽猛插的话,难过的还是自己。「好哥哥……啊……轻轻插哦……妹妹怕……啊……很舒服……像这样就好……哦……很美……很美……啊……你插深……没关係……哦……但……别太……用力哦……啊……好好哦……嗯……好哥……好大的哥……嗯……」她慢慢累积感觉,穴儿也习惯连长的壮大,浪水沛然而出,好让连长更容易插动。连长的大阳具将她的阴户塞得满满没有空,当他往里插时,连阴唇都要陷进去,当他往外拔时,会翻出一大片粉红的膣肉,而当他退到最外面时,那被阻挡在穴里的水份就「……」的往外喷,籐椅底下就如同被她撒过尿一般。   连长插在她里面也舒服极了,她那羊肠小径又狭窄又紧迫,将鸡巴包裹住不放,穴心儿还会阵阵收敛,就像在吸吮着龟头,所以虽然只是慢慢的挺进退出,也让俩人都如癡如醉,扩大了愉快的感觉与求,Cindy难耐起来。   「唔……唔……哥……你快一点点好吗……只要一点点……就好了……啊……对……啊……好棒哦……嗯……嗯……」连长加快速度,Cindy开始也敢挺动配合了,俩人越晃越有力,连籐椅都「吱吱」的声援他们。「哎……弄死人……啊……怎么这样好……我的爱人……我的……情人……啊……啊……再快一点……对……啊……啊……今天……我一定……会死掉……天啊……我会坏掉……啊……插死算了……啊……噢……」连长听她叫得肉麻,忍不住越插越狂放,Cindy双眼无神,香汗淋漓,两条腿蛇一样地勾着连长的腰,随着连长的屁股在扭晃。   「啊……我快……了……哥哥抱紧我……我要你……我要……啊……好舒服啊……哦……哦……哥……哥……吻我……」连长马上吻着她,她贪嘴的猛吸连长的舌,吸到连长也觉得充满快感,一条肉棍勇猛奔腾,而Cindy已经开始高潮,一波接一波的浪峰袭着她,真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高潮都更为强烈深刻,她四肢都缠绕在连长身上,上下两张嘴也都与连长亲蜜吻合,恨不得和他真的融为一体,用不着再分开。「唔……唔……」因为嘴巴没空,所以她只能发出满足的音。   「啊,小姐……」那连长了个空,摆脱她的嘴说:「我可以射吗?」「唔……唔……」Cindy急忙吻回他,闭着眼睛点头,嘴巴不肯放开。连长射了,精液机关炮一样的射向Cindy子宫口,射得她头皮发麻,她才张开小嘴,歎着说:「射得……真好……哦……哦……」连长抱住他,转身坐在籐椅上,让Cindy伏在他怀中,Cindy摸着他的胸毛,满足的露出微笑。他们歇息了半天,连长才突然记起:「你不是要冲水吗?」Cindy也记来了,她嘟嘴说:「可是和你抱着真好。」   连长拍拍她的屁股,她不情愿的起来穿回泳装,连长也着好服装,又帮她整理过头髮,才带她走出办公室。淑华和两个兵已经干完回来了,她和他们各插过两三遍,三个人都爽死中F.她早已换好衣服,和他们站在大门口谈笑,连长看见陈明宪全身湿透,问了声:「干什么弄的?」陈明宪不敢回答,淑华则是偷偷的笑着。连长自己着Cindy去浴室,然后回到门口。   等Cindy沖好换过便服走出来,营门外闹哄哄的,好像菜市场一样,原来是来了一车摊贩,自己的同学都已经集合过来,和营区的官兵,全都围在那里吃东西,只有连长和两个卫兵还站在门口没动。Cindy要走向连长,淑华却跑过来拉她说:「Cindy,来吃。」Cindy看着摊贩车上的招牌问:「黑轮?什么是黑轮?」她探头一看,恍然大误说:「原来是甜不辣嘛!」   淑华递给她一根,直说很好吃,Cindy看见那黑轮就想起连长,她摇摇头,说:「谢谢,我吃过了。」   她还是走到连长身边,连长问:「你叫Cindy?」Cindy红着脸告诉他全名,她也跟连长要了姓名和部队的邮箱号码。这时同学都已经回到路那头的车上,大声催促她要走了。她有点捨不得,忽然垫起脚尖,搂着连长吻他一下。「哇……!」全连官兵和她的同学都一起鼓噪起来。   Cindy转身跑向过马路,虽然天气还很热,那红的脸蛋儿却明白的表示,她的春天又回来了。